全站搜索
新闻详情
 
当前位置
关于江苏省“十二·五”课题研究转向的征询意见稿 冯卫东(教授级高级教师)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4-08-20 09:52:36    文字:【】【】【
关于江苏省“十二·五”课题研究转向的征询意见稿 冯卫东(教授级高级教师)
注:该文为冯卫东教授在2014年李庾南实验学校校长培训会上的报告,经冯先生整理后发布本站,供实验学校、课题老师研习。
 

为《整体推进“自学·议论·引导”

核心思想的实验研究》(暂拟名)课题实施

征询意见的发言

冯卫东(江苏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教授级高级教师)

一、课题“转向”的原因:

从消极的角度来看。原先课题是好课题,但需要用到很多量化研究方法,以及准实验乃至实验研究的方法,要不然就会陷入“想当然”或者“空口说白话”的窘境之中;它是一项适合高校或更高研究机构人员深入开展的研究,是“高处不胜寒”的,而大批实验学校参与的、大范围内开展的、具有很强群众性或普及性的研究,难以与之接轨,加之确实没有这样的专精人员在前引领,所以这项课题就成了一项好看而不中用、好而不具有普适意义的课题,对于我们而言不合适,而“合适的才是最好的”。

从积极的角度来看。“自学·议论·引导的核心思想”走过了36年历程,成为一种非常成熟与优秀的、有着广泛影响和强大辐射力的教学理念和教学实施模式,并且有着很好的发展前景。不久前获评首届国家基础教育教学成果一等奖,获此殊荣的全国中小学、高等学校、研究机构的单位或个人仅有48个,这也确证了它的实力、潜力、魅力和影响力。对于这么一项极佳的、凝聚着李庾南老师及其团队成员无数心血与智慧的成果,目前我们最需要做的是,可能不是从理论上追根溯源,或者进行实证研究,证明它已经为许多人所感性认识到的道理、学理及规律性,向着理论的深处开掘,更不是进行理论包装;而是将此进行全方位和立体性的运用与推广,这是当务之急,也是我们过去没有做得很好、今后可以做也可以做得较好、更好乃至最好的事情。我以为,做原先课题的学理性研究,更多有益于这个教学法自身的“功德圆满”;而进行“转向”(或“半转向”)的研究,却可以高度地、深刻地有益于广大学校、广大教师的教学变革和学生的健康成长。“两利相权取其重”,我们应该选择后者,这是明智的,也应该是利大于弊、得能偿失的。

当然,这里还有一个背景,两位课题的主持人最开始准备进行的研究就是“自学·议论·引导的核心思想”在初中全科、全方位、立体化的推进研究,后来,我猜测,一是为了尊重专家,一是可能也为某种愿景所吸引,所以进行了方向性调整。现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客观上也遭遇了一些先前所没有能充满预料到的困难,决定回到原处,回到起点。我个人以为,这是一种自以为非勇气的表现,也是一种“否定之否定”科学精神的体现,还是一种择善而从的明智之举。当然,前面的一段研究历程并不是白费和没有价值的;我们今天回到原点,也不是简单的回归,“山还是山,水还是水”,但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山和那个水,我们的视野变得比过去更宽,我们的视点变得比过去更高。

所以我个人赞同也建议转变方向,转移阵地。

二、课题暂拟名的理解:

我个人经过反复推敲,建议把“转向”后的课题名称暂定为《整体推进“自学·议论·引导”核心思想的实验研究》,请大家审议、批评、匡正。

课题名称本身是一个偏正式名词性短语。中心语是“实验研究”。

这个“实验研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科学研究,而是一种关于教育教学变革行为的“行动性实验研究”,在很大程度上属于质性研究,我个人还把它称为“前实验研究”。在我个人的理解中,实验研究也不完全或必然是量化研究、实证研究,更不必是实验室研究,它也可以是“关于教育变革行为的‘行动性实验研究’”。在我有限的视域范围内,杭州师范大学著名教学论专家张定璋先生深度浸入和介入杭州市天长实验小学而开展的以“开发潜能,发展个性”为主旨理念的整体教学改革实验就属于这样的研究,它创立了“天长模式”。

中心语前面的定语是“整体推进‘自学·议论·引导’的核心思想”,据此,这里的“实验研究”包括两层意思,一是向数学教学之外的其他学科或领域推进的实验研究,它还属于学科或领域的实验研究;一是把各科教学、各种领域统整起来,将它们都置于“自学·议论·引导”教学法理念与精神的观照之下,而整体进行学校教育教学及其管理行为变革的实验研究,它已经是一项学校整体变革实验研究,就这一点,它与张定璋先生深入浸入或介入的天长实验小学整体实验或“天长模式”的创建较为相似,可以归为一类。我以为,大多学校会进行前一个意义上的实验研究;我们也希望,有一些学校能进行后一个意义上的实验研究。

我想,这样的实验研究有两大要素,一是理论假设;二是实践确证。

它有自己的理论假设,而这个假设本身的成真可能或确定性要远远高于通常情况下一项自然科学实验的成真可能或确定性,并且几乎不搀杂也不能搀杂失败的可能或危险,因为人是不可以随便拿来实验的。它是一项“高保险、低利害”的实验,它的理论假设也因此成为一种很少悬念、很有保证的假设。【王策三《应该尽力尽责总结经验教训——评“十年课改:超越成败与否的简单评价”》:国际上关于教育实验研究有一条伦理原则,就是如果有后果风险的话,“研究者具有向受试者保证没有不良后果的特殊责任” 。为什么呢?因为它涉及人、学生,不能轻易拿人、学生做实验品。这就是说,教育实验是不能有“后果风险”、“不良后果”的。】“转向”后的课题,它的假设可能包括三层意思:其一,在初中数学教育教学领域所开展、进行并已取得重大实践成果的“自学·议论·引导”教学法,同样可以在初中其他学科领域里加以应用与推广,并且还可以向德育领域乃至学校管理领域推进,即由单科走向全科,由全科走向全育,由条块走向立体;其二,该教学法向其它学科、其它领域推进,这些学科或领域与数学学科之间,以及它们彼此之间既有相通相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或个性特征;其三,向其他学科或领域的推进,将有可能使“‘自学·议论·引导’教学”走向和升华为“‘自学·议论·引导’教育”,后者的旨归则在于全人教育、全人发展。

有了这样的假设之后,剩下的事情就是按照这个假设所揭示或指明的方向进行实践,这一实践其实不只是对假设的确证,也是对假设内容及其愿景的一种推进与发展。

三、子课题或主要研究内容:

1. “自学·议论·引导”教学法回溯研究;36年历程,值得回溯、捋清、反思、适度“解构”。这种研究也是该教学法的一项“元研究”。譬如我们已经形成初步意向的三本书的写作,主要就属于这样的研究:一是20堂经典课例实录及课评;二是李庾南班主任工作经验、德育智慧的“理性化”研究;(荀子:“精于物者以物物,精于道者兼物物。”这里的研究很有可能揭开李老师班主任工作之“道”的面纱,揭示一些精神和“奥秘”所在。)三是《自学人生》一书。】

2.“自学·议论·引导” 核心思想深化研究;(我的意思是,对这种教学法本身进行深化性研究,当然,这样的研究同时也能使该教学法本身不断向深处发展。每一种优秀的教学法都不能到达无以复加的最高境界,优秀教学法的优秀之处或许就在于它还可以进一步深化、优化,它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还有很强的“可塑性”。这个子课题,其实每一个实验学校都可进行专项性或渗透性研究。如,李老师经典课例微格研究;如,我对李老师经典课例进行新视角、个性化解读与研究。《“捂·焐·悟”:“尊重学习”的“课堂三部曲”》中研究《分式方程》一课,《高效课堂“三、六、九”》讲座中研究《直角三角形的解》一课:活用变式,借陡转瓦解定势,就此我还倡导,“让‘悬念’成为学生学习的‘引擎’”,并引导一个小学数学行动小组尝试构建“悬念·发现·转换·验证”的课堂教学模式。)

3.“自学·议论·引导”教学法“三学”理念新探究;(“三学”即“学法三结合,学材要重构,学程重生成”。)

4. “自学·议论·引导”教学法在初中数学学科教学中的推广研究;

5. “自学·议论·引导”教学法在其他学科教学中应用与推广的“一般可能性”研究;(涉及该教学法“教育根性”问题,也就是它的“神”的问题;或者原理问题,譬如以学定教原理、情智相生原理、最近发展区原理和互慧共进原理,等等。)

6. “自学·议论·引导” 的核心思想在初中各科教学中应用与推广的实践研究;(本实验研究的重头戏,其中又有多项三级子课题。学科推进实践研究中,要兼重“通性通法”的研究和“个性异法”的研究,要能在“自学”、“议论”和“引导”等环节中创建本学科具体而独特的方法。如,在“引导”环节,李老师总结出示范性引导、例证性引导、展望性引导、逻辑性引导、反驳性引导、诱误性引导、探究性引导等七法,这些在语文学科中似乎都可以用,但英语学科就不完全可以用,那么,它可以有哪些引导法呢?李老师无法为各个学科通盘考虑,在她的方法论框架内,我们可以有自选动作,可以实现学科“完型”。如《“自学·议论·引导”教学法的语文实践》,等等。)

7. “自学·议论·引导” 的核心思想在学校德育工作领域中的推进研究;(“推进”,在于表明,与它在其他领域,尤其是数学学科领域相比,还较为浅度,不够成熟,有待深化。建议钟吾国际在“四自”教育的基础上提出“自育自爱”的德育理念,开展诸如“自育自爱”主题班、队会系列活动,等等。(北京二实小“以爱育爱”)。/苏:真正的教育是自我教育。/《学会生存》:“未来的学校必须把教育的对象变成自己教育的主体。受教育的人必须成为教育他自己的人,别人的教育必须成为这个人自己的教育。……)

8. “自学·议论·引导” 的核心思想在学校管理工作中的推进研究;(如,让被管理者也成为管理者,让人人都成为平等管理中的“首席”,这有没有“自学精神”?“群言堂”与学校治理中的民主思想,“议论制”与学校治理体制、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关系问题——习近平“五个现代化”;“引导”与学校行政职能转变的关系,“正(负)面清单”中的“引导”问题,等等。)

9. 以“自学·议论·引导”教学促进“全人教育”的实践研究;(五育并举、各科联动、学教管互通,等等)

10.“云技术”背景下泛在学习情境中推进“自学·议论·引导” 核心思想的实践研究;(包括“翻转课堂”中的“自学·议论·引导”教学法的应用与研究,等等)

四、后续课题研究管理工作的若干建议:

其一,待课题“转向”成功、子课题确定之后,由各实验学校进行申领。原则是,自主申领与总校协调相结合,单项申领与一般研究相结合,个校独领与群校共研相结合。(十月份,签订课题任务“认领”合同。)

其二,建立与健全实验学校课题研究定期或不定期公开教学活动制度。

其三,建立与健全实验学校课题研究月报制度(网报)。月报形式多种多样,不拘一格,如活动新闻、论文、叙事随笔、课堂视频,等等。

其四,一学期或一学年举行一次以课题为主题的综合性教研活动,如论文比赛,论坛活动,等等。

最后,建议处理好相关元素之间的关系。【其一,原有课题与“转向”后课题研究之间的关系;其二,“取向研究”、“事实研究”与“工程研究”之间的关系,“工程研究”中要加重视“教学设计”问题;其三,申领的子课题与学校现行课题研究之间的关系;其四,学科、领域之间的互动、互慧关系;其四,“形似”与“神似”之间的关系;(齐白石:“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太像为媚俗,不像为欺世”。)其五,“学模”与“建模”之间的关系;其六,常态研究与“专门研究”之间的关系;其七,“脑耕”、“躬耕”与“笔耕”之间的关系;其八,教师专业发展与学生心智成长之间的关系。要牢牢确立一个理念,生本成果才是最大的成果。也因此,学校可以自行组织一些小模规的、基础层次的对比研究。】

五、关于课题研究的四点一般性建议(见上半年在海门东洲中学辅导报告)。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万博manbetx客户端苹果 0513-85538019